始于团购,成于滴滴,终于ofo,中国创投行业烧钱血泪史

文章来源: 财经故事会 / 砍柴网 / 2019-04-26 21:1作者: 财经故事会 / 砍柴网 / 2019-2019-04-30 10:12

导读:

[始于团购,成于滴滴,终于ofo,中国创投行业烧钱血泪史

科技自媒体 / 财经故事会

“没人会为2VC模式接盘了,BAT也不傻”。

上周,一位投资人告诉《财经故事荟》,“ofo把大家都烧怕了,不会再有了”。

移动互联网的烧钱模式,始于百团厮杀,成于出行混战,衰于直播大战,终于单车对垒,投资人对烧钱模式的谨慎,还波及细分领域,比如今年正火的共享充电宝领域。

这些通过烧钱一时冲上云霄,投资一停轰然倒塌的案例,问题各异:有的几乎全行业覆灭,是因为赛道错了,比如直播答题,比如区块链发币;更多案例,其实商业模式可行,但公司烧钱无度,远离了商业本质,比如共享单车,比如团购大战,比如共享充电宝,都是如此。

一段创投行业烧钱史,既是羊毛党的狂欢史,也是风投机构的血泪史。

少听故事,多看业务,烧钱的坚决不投

“共享单车大战,是烧钱模式的彻底终结”。半年前,一位阿里系内部人士总结。

虽然阿里系曾注资ofo,但大头以债务模式,抵押物就是ofo持有的千万量共享单车,陆陆续续还上了一部分。

这种谨慎,与当年滴滴、快的、UBER 三国大战时,AT双寡的豪掷千金大相径庭。

鼎盛时候,某家共享出行企业,曾经一天烧了3000万美金,这种烧钱速度,让高盛出身,见惯了大钱的柳青都胆战心惊。

如此大额的烧钱规模,专业风投机构无力承担之重,主要是背后的AT推波助澜。

“滴滴和快的大战,本质上是AT大战。”上述投资人说,“一线的快的、滴滴,其实是AT的代言人角色。”

到了后期,连不差钱的AT也难以为继,合并成了终局。正是这种无奈的合并,让AT最终认识到,前期胶着状态下的烧钱比赛,只能保证不输,不能保证稳赢。

“而且,双方一合并,你会发现,合并后的公司,终会偏向一方,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大力烧钱”,上述投资人分析。

正是基于这种状况,在共享单车时代,AT的策略变了。

“投ofo,我们的目的是不出局,占个位置就行,所以我们不会无节制的烧钱投钱”。上述阿里系内部人士声称。

占位意味着,阿里系从来没把ofo定位到一线代理人的位置。占位还意味着,可以多处落子,比如在ofo、摩拜之后,阿里系还投资了哈罗单车——前期,在ofo和摩拜的烧钱大战期间,哈罗单车低调潜行,后期反而因为没有资金包袱下,反而逆袭而上。

投资人对于烧钱模式的公司,同样越来越远离了。

最近,一家重资产的停车场运营公司,频繁接到风投机构的面谈邀约。但在2017年之前,这家公司主动去找投资,愿意面谈的只有不知名的小风投机构。

“聊了一会就走,就觉得还挺看不上我们,觉得我们模式太重,跑得太慢”。上述公司COO告诉《财经故事荟》。

近一年找上门的,多数都是大型知名风投机构。

“他们认为我们现金流好,盈利模式清晰,我们最近三年都盈利”,上述COO说,“风投不喜欢烧钱的模式了,他们只愿意锦上添花,不愿意雪中送炭”。

连陆续投过滴滴、ofo的朱啸虎也改口了。他在去年12月说,“真正好的商业模式不烧钱”——事实上,在ofo的投资人中,朱啸虎在行业崩盘之前,通过向阿里和滴滴出售股份,是罕见能够全身而退的幸运者。

风投机构对烧钱模式的远离,其实有内因和外因:

外因,愿意烧钱的金主没了,比如AT双寡——在出行大战中的烧钱,某种程度上属于不求财务回报的战略性投入。

但在共享单车深陷泥潭后,AT系的态度已然转变。

马化腾曾在朋友圈评价说,ofo败于一票否决制——马化腾可能认识到,远离商业本质、高度依赖资本输血、投票权四分五裂的创业模式走不通。

始于团购,成于滴滴,终于ofo,中国创投行业烧钱血泪史

此外,腾讯在游戏业务受挫后,开始转型回报更慢的产业互联网,掏起钱来可能也越发谨慎了。

因此,缺乏了AT双寡的资金输血,不可能再出现类似滴滴快的那般的烧钱大战了。

而内因,则是因为风投机构的募资难度提升,钱袋子越来越紧了。

投中研究院去年的统计显示,2018年上半年,风投基金募集规模同比下降74.59%;完成募集基金数量同比下降19.51%。Winter is coming!

上述投资人印证了统计数据的可靠性,“去年有不少机构,压根没有完成既定的募资指标”。

据他观察,2013年前后那一波创立的新生风投机构,现在用的钱,不少都是2014年前后的募资,且以追求短期回报的人民币基金为主。

人民币基金一般比较着急变现,很多都是“3+2”的短周期,2014年、2015年的募资,基本上今明两年到期,“去年不少投资经理去休假了,今年还会有不少风投机构关门,钱都没了,怎么还敢去投烧钱的公司”。

他所在基金的其中一位LP,是某上市公司董事长,也特意提醒,“少听故事,多看业务,烧钱的坚决不投。”

节奏失控:模式可行,烧钱无度

大多数的烧钱案例中,其实是商业模式可行。身在其中的公司,方向对了,路没走对,烧钱无度,节奏失控,比如ofo。

上述投资人所在基金,曾因错过共享单车,开了个一个复盘会,“错过了嘛,我们就觉得很可惜,挺羡慕别人的。看大出行项目的同事,半年都抬不起来头”。

ofo巨债压身后,一位合伙人开玩笑说,“幸亏没投”。

根据公开信息,ofo从2015年成立至今,总共完成12轮融资,总金额超过百亿。2018年3月,ofo的估值曾一度高达30亿美元,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威也一度荣登胡润年轻富豪榜。

摩拜的融资金额,也和ofo相当。

其实,共享单车行业商业模式还是跑得通的。ofo的投资人曾算过账: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在校园里面,每骑一次五毛钱,每天能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

上述帐目,其实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合理定价,骑一次5毛,二是自行车复骑次数足够多,也就是说,单车必须摆放在骑车需求旺盛之地。

这两个前提,ofo后期都没做到了,为了在规模上碾压友商,免费骑车还发红包,无序滥上单车,不但没有成就美好出行,还成了乱占公地的沉重负担。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zl/2019/0430/53563.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