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们想出圈,但更希望是街舞文化的出圈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编辑:陈海峰2020-10-22 13:50

导读:

[因综艺而红的头部舞者开拓了更多工作领域,如余衍林拍摄街舞与咏春拳主题纪录片,AC雷曦频繁上综艺,淡淡开启全国巡回大师课,韩宇则更注重培养小朋友跳起街舞。

  韩宇、黄潇、淡淡、AC、阿K等因综艺成为头部舞者,收入增加、机会变多却不是他们最在意的事
  舞者们想出圈,但更希望是街舞文化的出圈

 舞者们想出圈,但更希望是街舞文化的出圈

  出圈,意即突破原有圈层,成为大街上十个人有九个都认识的“明星”。近两三年,在综艺推动下,街舞行业形成了既能跳舞,又能赚钱的市场,部分实现了街舞舞者对于“出圈”的期待,他们通过节目后,粉丝群体扩张且下沉,赚钱和推广模式也大范围扩大,不再只是单一的授课培训。但对于大部分舞者来说,名气、金钱、商业代言不过是提高生活质量的跳板,他们更在意职业尊严的提高,希望保留与兄弟们一起跳舞的快乐。如今,他们都是一只脚在圈外行走,一只脚仍踩在圈内,没有人愿意彻底背离圈子。《这!就是街舞1》总冠军韩宇曾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跳不动了,也还能继续教小朋友跳舞,去学习街舞幕后拍摄,他对街舞的爱,并没有因急速飙升的粉丝量而动摇过。北京舞佳舞创始人之一、街舞“老炮儿”冯正最开心的事,还是和朋友一起跳舞,“我希望身边的几个老朋友都跳下去,哪怕跳不动了,我们也能有机会一起跳。这是我追求的梦想。”无论圈外多么纷繁叨扰,终归,街舞还是要回归街舞,舞者们觉得,这才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头部舞者

  变现途径增多,更有机会跨领域

  作为《这!就是街舞3》中最被热搜青睐的舞者,黄潇虽然未能走到总决赛,但往期经典的编舞作品,足以令其成为目前市场最炙手可热的街舞舞者之一。采访当天,他被安排了一场商业活动,晚上还有广告拍摄,中间只有1个小时的空当。“活动、拍摄这些商业工作,之前也常有,但在节目之后确实又多了一些。”黄潇坦言。黄潇并非从地下起家的舞者。2008年,黄潇就曾获得湖南卫视《舞动奇迹·舞动之星》的冠军,并由此参与了大型综艺《舞动奇迹》全国总决赛的舞蹈编排,成为国内最早一波被大众媒体熟知的街舞舞者。但《这!就是街舞3》节目之后,黄潇接到了艺人类的商演,综艺录制、影视作品和唱片邀约,这些都是他之前很少接触的领域,“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街舞出圈了,但这几年,跳舞的人确实有了更多机会。”

  《这!就是街舞1》的舞者们,是最早感受到“机遇”的人。2018年,《中国有嘻哈》收官不久,《这!就是街舞》紧接着横空出世。彼时同样曾被视为小众文化的说唱响彻街头巷尾,但仍没有一个街舞舞者能预料,街舞节目到底能产生多大热度与影响力。韩宇在参加《这!就是街舞1》时也不敢想街舞能通过一档综艺被大众认知。街舞舞者艺人化,他在多年前就已经尝试过。2012年,20岁出头的韩宇曾签约一家经纪公司,向艺人方向迈出“出圈”第一步。彼时街舞圈子更为小众,即便舞者获得再多国际大赛冠军,甚至登上央视舞台,还是很难被老百姓认可。“我当时就是想通过自己的舞蹈,当明星,想出名。”韩宇直白地说。做艺人期间,韩宇拍过微电影,参加过《中国达人秀》等大热综艺,大部分心思都用在街舞之外的领域。但那是一个媒体资源、综艺曝光都不繁盛的尴尬时期,圈内舞者不认主流平台,他们认为只有不断手捧比赛冠军的才是“明星”、“大神”;而圈外的普通人则不知道还有街舞比赛的存在,很多人即便看到了韩宇跳舞,也没有意识和兴趣了解街舞文化。直到现在,甚至连街舞圈的人都不知道,韩宇曾出演过薛之谦《方圆几里》的MV。

  而夺得冠军后,韩宇的生活更是进入有史以来最忙碌的状态。参加节目前,他忙得更多的是线下授课、担任比赛裁判,或者担任活动的表演嘉宾等常规的街舞圈工作。但总决赛后,韩宇圈外、圈内的工作比例调整为8:2,广告拍摄、杂志拍摄、跨界合作、综艺录制、商业演出等通告几乎占据了他八成的时间,而圈内的线下120人的课程也在30秒内迅速售罄;韩宇甚至还拥有了自己的粉丝群体“小宇宙”。他经常发微博,时不时与粉丝对话,学着明星“宠粉”。

  同样作为第一季选手,淡淡是十强中唯一的女舞者。比赛结束后近一年她都处于“蒙”的状态,就像一壶水烧开了,水沸腾得一点儿都看不清楚底,甚至还有点烫嘴。淡淡对于“出道”也并不陌生,2001年她曾经加入女子舞蹈团体SPY,签过经纪公司,拍摄过韩国参与制作的校园电影,还发行过EP。直到《这!就是街舞1》播出后,多年没联络的唱片公司老板竟邀约她重新发音乐专辑。

  只要接触过街舞圈的人,都在这三年的街舞综艺浪潮下,感受到工作和生活的些许变化。2018年《这!就是街舞》问世之前,该节目的总导演陆伟去看街舞比赛发现现场也就几百人,但这两年比赛门口聚集的都是粉丝,大家都是买票入场。这让从业者很欣慰。2018年,杨文昊率先举办了个人街舞专场演出,在此之前街舞圈还没有出现过个人专场。AC雷曦在参加活动时曾偶遇一位大叔粉丝,他边惊讶地喊着“AC!”边模仿着甩手的动作,兴奋地问AC,“我的Waacking怎么样?”冯正走在北京的大街上,曾经被陌生人拦住十多回,希望和他拍张照片。

  阿K参加完《这!就是街舞2》后实现了诸多第一次——第一次拍广告,第一次和艺人深度合作,第一次去音乐节演出。他登上音乐节舞台的时候,台下成千上万的观众,竟然大多数人都能喊出他的名字,现场嗨的程度不亚于其他歌手,“我特别兴奋,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能了解一个街舞舞者叫什么名字。”

  毋庸置疑,街舞节目结束后,街舞圈的一只脚已成功踏出自嗨的圈层,在头部舞者对商业赛道的抢占、曝光下,实现了小众文化“零关注”的实质性突破。

  普通舞者

  下游变得热闹,但收入并未看涨

  “如果我们算出圈了,那大部分优秀的舞者,还一直在圈内。”在《这!就是街舞3》中凭借《囍》登上热搜的杨文韬坦言。

  据不完全统计,《这!就是街舞1》的海选选手共398人,《这!就是街舞2》增加到407人,《这!就是街舞3》则维持在400人。AC雷曦的经纪人Olivia(化名)表示,如果舞者走不到导师战队,基本上很难接到商务活动。以此换算,每年真正能通过节目获得“出路”的舞者实际不足15%;甚至一些走到总决赛的选手,很多观众都不知道他是谁,跳什么舞种,更何况还有300多个类似群众演员一样的舞者。

  商业做得好的舞者,不管是授课还是演出,至少价格要提高一倍,但绝大多数舞者处于金字塔中下游,他们经历了节目“一轮游”或者干脆没有参加节目。这些舞者的生存依然艰难——继续教课,参加商场的演出,像工薪阶层一样努力维持生活。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ylzx/2020/1022/78123.html

声明:
1、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2、搜讯网所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您不希望被转载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
3、搜讯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搜讯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搜讯网或将追究责任。
4、本站提供的图文仅供参考,不能作为任何咨询依据,专业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谨防受骗。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
  • 导演田壮壮希冀建立学术院线 表白电影:愿

    中国电影导演田壮壮10日在平遥国际电影展开设“小城又逢春”大师班。贾樟柯介绍,在本届平遥国际影展上,组委会还将授予田壮壮“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以表彰他

  • 上综艺不务正业?郎朗回应:今年的综艺告

    郎朗在“快乐的琴键”音乐教室教钢琴 大山之间,钢琴大师和9岁孩子四手联弹,一首《四小天鹅圆舞曲》感动了现场所有人。从钢琴大师、公益慈善践行者到跨界参加综

  • 央视打造新综艺《金牌喜剧班》 全球招募喜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首档喜剧传承类综艺《金牌喜剧班》今天正式官宣,节目现面向全球喜剧人发布招募令。节目组供图 《金牌喜剧班》以“真正的喜剧精神需要传承”为

  • 《我为歌狂》第二季上演回忆杀 胡歌回忆往

    校园音乐动画系列片《我为歌狂之旋律重启》于10月2日在B站独家首播。在上周更新的第一、二集中,叶峰、楚天歌、丛容、麦云洁等主要角色悉数回归,广播站、大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