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同一IP改编先手很重要 但别幻想互联网思维有用

导读:

[剧评人李楠分析认为,对同一个文学IP而言,剧集和电影,谁拍得更好,并没有一个固定的规律。

  有心的观众会发现,像《微微一笑很倾城》《七月与安生》《快把我哥带走》这样,把同一个IP分别改编为电影和剧集渐成常态,虽然都有蹭IP的热度,但口碑却大相径庭。

  新京报统计了近年来既改编成电影,同时也改编成剧集的多个IP数据,发现文学作品依然是IP影视化占比高的品类;同一个“热门”IP通常会先被改编成电影再改编成剧集;不论影剧,先拍的作品比后拍的口碑普遍要好;而同IP改编又在同一年上映/播出的影视剧,剧集的口碑高于电影。

 影视同一IP改编先手很重要 但别幻想互联网思维有用

  什么样的IP具备改编成影视剧的价值?哪些IP适合改编成电影,哪些又适合改编成剧集?为什么同一个IP改编的电影和剧集口碑会差那么多?新京报为此采访《七月与安生》剧集导演崔亮、爱奇艺文学事业部冻千秋总经理、剧评人等影视行业从业者,试图从中找出IP影视化成功和失败的规律。

  1 文学改编占比大

  可改编的IP类型多 文学依然是富矿

  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意为“知识财产”。IP改编的影视剧指的是从“知识财产”(文学、动漫、音乐、电影、剧集、游戏等)衍生而来的电影和剧集。早年前,很多影视剧导演都是从《十月》《收获》等文学杂志,或者是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里寻找适合改编的IP母本。但按照现在影视行业的语境,IP改编不再指单一的文学作品,而是指本身就拥有一定的粉丝数量的IP母本,可以是热门的游戏,也可以是大火的综艺节目,甚至是一首传唱度很高的歌曲。

  过去的5年里,《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等大热综艺就曾被改编成电影,并收获了不错的票房成绩;根据高晓松的成名作《同桌的你》改编的同名电影拿下近5亿票房,《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栀子花开》《爱之初体验》等曾经流行的金曲均被改编成了相关影视剧。一时之间,仿佛只要是个有粉丝、有知名度的流行文化形式都能改编成影视剧,是否文学作品并不重要,是否有文学性也不重要。但是,音乐、综艺等流行文化元素改编成影视剧只是事件本身比较受关注而已,数据统计结果显示,文学作品依然是影视剧IP改编的首选,所占权重非常高。本次纳入统计的30个IP改编影视作品中,2个改编自漫画;其余28个均改编自文学作品,占比高达93%。文学作品,依然是影视剧改编的富矿。

  尽管当下的流行文化里,观众第一时间会想到的是影视剧、动漫,甚至短视频,文学作品排位比较靠后,但凡是能产生持久影响的影视作品,大多是根据优秀的文学作品改编而来的,其本身也具有很强的文学性。张艺谋口碑最好的电影,几乎都改编自当代重要作家的小说,余华的《活着》、莫言的《红高粱》、苏童的《妻妾成群》;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改编自王朔的《动物凶猛》;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改编自刘震云的同名小说……《破冰行动》的导演傅东育认为,文学的力量对影视作品是至关重要的。“影视作品有两个基础,就像一个人的脑袋之下有左右两个肩膀,左边的是文学,右边的是美术,它决定了你的作品未来的高度和深度。如果没有文学,我觉得影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不存在的。”

  2 先影后剧占比大

  互联网产品思维造就低分

  一个被影视行业认为有改编价值的IP,电影片方和剧集制作方谁会先下手改编?统计数据显示,先影后剧的占多数。14个文学作品IP里,有7部是先被改编成了电影,然后被改编成了剧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微微一笑很倾城》等4部IP,是改编的电影和剧集在同一年上映/播出。考虑到电影的制作周期普遍比剧集长很多,《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影版剧版同一年上映的IP,其实是电影版改编启动在先,应该归入“先影后剧”的序列。先影后剧总数多达11个文学作品IP,占比79%。

  值得一提的是,“先影后剧”的IP改编作品里,多数是青春题材,并且大都口碑不佳,网上评分不及格。广东省影协副秘书长郑炤魁向新京报分析指出,这与2013年-2014年《致青春》和《小时代》掀起的IP改编热潮,互联网资本大举入局电影产业有关。《致青春》改编自辛夷坞同名小说,由赵又廷、杨子姗共同主演,投资6000多万,上映后成功攫取7.19亿票房,成为当时国内票房最高的青春片,位列2013年全年电影票房榜第三名;郭敬明执导的《小时代》系列电影三部曲票房收益累计超过13亿。丰厚的投资回报比让资本市场闻风而动,阿里巴巴、乐视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影视产业。

  2014年,时任乐视影业CEO张昭宣布进入电影“网生代”元年。“网生代”将作品视为产品,以产品经理的思维创造用户体验,打造电影产品。张昭眼中,郭敬明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电影产品经理。而郭敬明执导的三部《小时代》,网络评分没有一部超过5分。

  2015年11月,时任阿里影业副总裁的徐远翔提出了“IP为王,不再请编剧”的观点以及“IP+明星+概念”的票房收入公式。

  “产品经理”和“IP为王”的思维之下,每个人都想着把一个个IP项目尽快变现盈利,每个人都在问票房怎么样,没有人去问影片好不好。结果自然是一批同类型的青春题材IP改编电影项目上马,然后遭遇口碑滑铁卢。侯孝贤2015年在北师大演讲时曾痛批电影产品经理导演:“每天忙着抓各种流行元素,这次想10亿,下次想20亿。你每天盯着观众干吗?电影是关于人的,你对人彻底理解,拍出来就能打动观众。你可以成功一两次,不会永远成功。因为你不是在创作,你是在帮观众找东西凑合看。”

  3 先拍比后拍的口碑好

  先发优势一直存在 后作难以超越

  同一个IP改编,不论是先影后剧,还是先剧后影,从网络评分统计数据来看,先拍的作品普遍比后拍的作品口碑更好。例如,2016年播出的剧版《最好的我们》网络评分8.9,2019年上映的影版《最好的我们》网络评分只有5.4……基于同一个IP改编的影视作品,“先发优势”十分明显。

  郑炤魁表示,同一个IP改编的影视剧,如果前作口碑不错,后作的确很难超越,因为观众会以一个更高的标准来要求后作。“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影视剧续集上。好莱坞的经典影片,狗尾续貂的比比皆是,续集能超越前作的非常少,《终结者》算一个吧,《银翼杀手》只能算达到了前作差不多的水平。”在他看来,虽然观众对后作的要求会更高,但无可否认前作的成功会为后作积累观众,只要创作者认真打磨内容,他的用心是能够得到观众的认可的。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ylzx/2019/0821/57711.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