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人占据了55%的财富 哈萨克斯坦骚乱不只是因为油气涨了8毛钱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编辑:南方周末2022-01-10 08:51

导读:

[哈萨克斯坦是能源大国,液态气涨价却成为一场全国性骚乱的导火索。 2022年1月5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将通过全国戒严、降低价格和解散内阁等方式稳定局势。但当日晚间,该国多地仍出现暴力冲突事件。 从和平抗议演变为打砸抢烧 1月4日,全国抗议还

哈萨克斯坦是“能源大国”,液态气涨价却成为一场全国性骚乱的导火索。

2022年1月5日,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将通过全国戒严、降低价格和解散内阁等方式稳定局势。但当日晚间,该国多地仍出现暴力冲突事件。

从和平抗议演变为打砸抢烧

“1月4日,全国抗议还停留在和平集会阶段。进入5日,情况就发生了一些变化。”2022年1月7日,哈萨克青年特列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这几天,特列克一直躲避在阿拉木图的郊区,偶尔会出门买点生活用品。特列克家的无线网络基本断了,有线网络信号也很不稳定。

由于阿拉木图进入紧急状态,每天18时,街边商铺就会提前打烊。特列克家人不允许他随便外出,凭借短暂的网络恢复间隙,他在视频中看到阿拉木图正在打击街头暴徒和动乱参与者。

特列克还听阿拉木图市区的朋友说,“1月5日当天,有‘破坏分子’加入了抗议的人群中。”

2022年1月 4 日21时许,政治记者莫塔别科夫(Daniyar Moldabekov)跟随五千多名抗议者一同前往阿拉木图市中心。

“那天晚上,抗议者手里没有任何武器,也未有暴力行为。只是喊着‘老头,走开!’(Shal,ket!),他们还高喊‘觉醒哈萨克’ (Oyan Qazaq)的口号。”莫塔别科夫在欧亚新闻网上回忆。

当抗议人群接近阿拉木图共和国广场时,为了维护治安,警察开始投掷手榴弹和催泪瓦斯。

忍着双眼刺痛,莫塔别科夫放弃采访活动,被迫回到他住的公寓。从1月4日23时到凌晨4时,莫塔别科夫不断听到“砰砰声”,“估计有一百多枚手榴弹爆炸。”

在阿拉木图工作的臧女士也听到了“砰砰声”,她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我还以为是广场上放烟花礼炮,5日早上断网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1月5日清晨,阿拉木图市警察局还表示称,“局势尽在控制之中”。临近下午,市区抗议走向失控。

抗议人群拥挤在阿拉木图共和国广场,并在作为地标建筑的市政府大楼门口纵火,执政党祖国之光党总部也遭到破坏。阿拉木图国际机场被四十余名反政府人员控制,政府军和机场工作人员均已撤离、疏散。

暴徒袭击了安全部队并夺走了他们的武器,并一度冲进行政大楼。据俄罗斯REN电视(Ren.tv)报道,一些抗议者砸毁了商店橱窗,试图抢走金银珠宝。

1月7日晚,中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蒋薇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阿拉木图局势复杂,仍有零星枪声。部分中国商店遭到了抢劫,领事馆暂未接到华人伤亡情况的报告。

“努尔苏丹一片宁静,我可以上街买东西、排队取钱。由于首都戒严,我不能去其它的城市。”住在哈萨克斯坦首都的詹娜(Zhanar)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几天只有10点到13点能收到网络信号。

“我们置身在三千多人的人海中。在阿拉木图行政大楼里,橙色的火焰在燃烧。”1月5日晚上,阿拉木图居民托西别科娃来到共和国广场,那里,哈萨克斯坦独立三十周年的旗帜仍在飘荡着。

1月7日,军车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街头行进。(新华社/法新/图)

“魅影”闪现

抗议人群中闪现着“恐怖分子”身影。阿拉木图指挥官办公室称,1月5日的阿拉木图街头有一些没有牌照的汽车,这是“恐怖分子”的活动迹象之一。

1月6日凌晨,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以“克服恐怖主义威胁”为由,请求集体安全组织(CSTO)支援哈萨克斯坦。

集体安全组织是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在内的六个前苏联国家独立后成立的军事联盟。随着该组织进驻,哈萨克斯坦局势在大规模骚乱的第二天就得到控制。

哈萨克斯坦内政部统计,自全国性的骚乱爆发到1月9日,该国共有18名执法人员被杀,其中两名警察遭斩首,还有包括警察和安全部队在内的一千余人受伤。

“两名阿拉木图安全人员被斩首”抬升了哈萨克斯坦的反恐级别。据哈萨克斯坦网站Tengrinews.kz报道,该国已将恐怖主义威胁级别升至“红色”,特种部队已做好全面动员和战斗准备。

目前,哈萨克斯坦安全部门拘留了大约4400名“恐怖分子”,包括一些外国公民。

1月6日,俄罗斯360TV新闻曝光一段监控画面显示,多名不明身份人员从无标识车辆的后备箱内取出枪支等武器,并向抗议者分发。

哈萨克斯坦当局已将骚乱定性为“恐怖袭击”。1月8日凌晨,托卡耶夫总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袭击阿拉木图的“恐怖分子”接受了良好训练,其组织严密,并受“特别中心”的控制。

托卡耶夫总统还透露,这几天,超过两万名“恐怖分子”累计对阿拉木图发起了至少6轮进攻,“他们中的有些人不讲哈萨克语。”

“骚乱者的口号统一,短时间扩散全国,他们还有政治诉求以及社交媒体传播,这些特征颇具‘颜色革命’色彩。甚至,就连北部的俄罗斯族聚集城市都出现了小规模抗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中亚研究室主任许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全程目睹抗议运动的阿拉木图活动家加利姆·阿格鲁洛夫 (Galym Ageleulov)也认为,“抗议组织性很强,很可能由头目操控。”

哈萨克斯坦激进青年组织“觉醒哈萨克”被指是骚乱的指挥者之一。从公开资料来看,“觉醒哈萨克”组织成立于2019年,与多家美国非盈利组织、美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馆关系紧密。

抗议前几周内,“觉醒哈萨克”的成员还在阿拉木图独立广场举办了一场西方行为艺术活动。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官网披露,该基金会在2020年曾向哈萨克斯坦投入了超过108万美元,主要用于“捍卫和平集会自由”“培养积极主动的青年”“促进历史记忆”等20个项目。

哈萨克斯坦独立后出生的年轻一代,是西方势力主要的援助和策动群体。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安德烈·卡赞采夫 (Andrei Kazantsev) 认为,“18-24岁的年轻人占哈萨克斯坦人口的20%,他们失业、生活尚未安定,很容易受到煽动。”

最富有的162人占据了55%的财富

这场席卷哈萨克斯坦全国抗议的起点,始于里海旁的石油小镇扎瑙岑。2022年1月2日,在尘土飞扬的西部石油小镇扎瑙岑,数千名普通民众走上街头和平抗议。

2022年1月1日,扎瑙岑所在的曼吉斯托州政府调高液化气价格,从每升50-60坚戈直接翻了一番,涨至120坚戈,从折合人民币0.88元涨至1.78元。

每升涨了8毛人民币的液化气,不仅成为一场全国性抗议的导火索,更是打破了哈萨克斯坦独立31年的稳定局面。

三天后,从西部曼格斯套州首府阿克套到最大城市阿拉木图,全国性抗议浪潮爆发,抗议者的诉求也从“降价”扩大到“改组政府”。

多年来,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直在能源领域进行补贴和调控,这项保障民生之举却被批评降低了国内油气企业的生产活力。2014年和2017年,该国两度出现“油气供应不足”的窘境。

同时,能源差价也滋生了“油气黑市”,一些不法分子将收购、囤积的国内低价油气资源,走私到境外高价销售。

为了解决种种弊端,从2019年初开始,哈萨克斯坦政府推动燃料市场化改革,即“线上交易转型”,该国政府希望逐步消除对国内燃料消费者的价格补贴,恢复能源价格市场化调控机制。

2021年最后一天,哈萨克斯坦80%以上的燃料销售完成了线上交易转型,又一次刺激了液态气价格增长。

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响,2020年以来,哈萨克斯坦已经出现了二十年来首次国内生产总值(GDP)负增长,其增长率为-2.6%。哈萨克斯坦国家统计局还公布数字显示,2021年前11个月,该国通胀率同比增长了8%。

不少哈萨克斯坦居民的月收入,远低于平均工资标准570美元(约合人民币3635元)。为了节约运行成本,在较为落后的西部曼吉斯托州,有七成以上车辆不使用石油和天然气,而是依赖廉价的液化气。

“液态气涨价只是全国骚乱的导火索,而根本动因仍是三十多年来哈萨克斯坦人对上层利益集团的不满。”许涛认为,这个“能源大国”内部的贫富分化才是抗议浪潮迅速扩散的根源。

哈萨克斯坦是名副其实的地广人稀的国家,其基尼系数却达到0.27。毕马威会计公司(KPMG)一项调研也发现,哈萨克斯坦最富有的162人占据了这个国家 55% 的财富。

其中,该国有5名亿万富豪上了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他们主要从事采矿业和银行业,多数来自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家族。

因此,最近的抗议的人群一度高喊出“老头,走开!”,矛头直指81岁的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 。

“如果不是掌权者们垄断了利益,我们靠着石油收入,本可以像迪拜人一样生活富足。”阿拉木图市中心一名家居店店长公开抱怨。

权力更替加速

2019年3月,执掌近30年的纳扎尔巴耶夫辞任总统职位,但其家族政客依旧在重要政治部门担任要职。纳扎尔巴耶夫本人继续担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和执政党祖国之光的主席,其女纳扎尔巴耶娃则担任议会议长。

同时,纳扎尔巴耶夫家族还控制着石油、天然气、银行和采矿等经济命脉。

但是,这次全国抗议活动加速了哈萨克斯坦的“政治洗牌”。2022年1月5日晚,托卡耶夫总统宣布解散内阁政府、撤换一批安全部门官员。

其中,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国家安全会议主席一职也被解除,由托卡耶夫总统亲自接任。

“托卡耶夫总统正在对权力重新布局。三年前总统换届时,纳扎尔巴耶夫没有与托卡耶夫进行实质性的权力交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副所长、中亚研究室主任许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进入2021年,纳扎尔巴耶夫本人也出现主动“移权”的迹象。同年4月,纳扎尔巴耶夫宣布辞去哈萨克斯坦人民大会主席和“祖国之光”党主席的职务。

“哈萨克斯坦爆发全国性抗议并非偶然,近几年,中亚国家一直处于政治风险的高发期,以部族精英等为代表的传统政客正在进行着权力的更替。”许涛认为。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宣布,前总理、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主席马西莫夫因涉嫌叛国罪被捕,马西莫夫被认为是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亲信。

南方周末记者 顾月冰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xwzx/2022/0110/98388.html

声明:
1、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2、搜讯网所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您不希望被转载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
3、搜讯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搜讯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搜讯网或将追究责任。
4、本站提供的图文仅供参考,不能作为任何咨询依据,专业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谨防受骗。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
  • 巴基斯坦火车相撞已致51死 涉事司机称曾急

    现场图 海外网6月8日电 当地时间7日,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科德吉地区两列火车相撞,目前导致至少51名乘客丧生,近100人受伤。 现场图 综合巴基斯坦《黎明报》等媒体7日报道,科德吉地区官员证实,遇难者人数已经上升至51人,且可能还会继续上升。目前已有34名

  • 接下来的一年,雷军要带着小米怎么打?

    雷军曾说,创业要顺势而为;成功秘诀只有拼命工作。

  • 蚂蜂窝、杜蕾斯和ofo搞小黄盒,超性感的未

    文案界大佬果然很牛,名副其实的黄污,勾搭杜蕾斯去了。蚂蜂窝旅行网与杜蕾斯共同发布了联名套装未知的小黄盒, 其中包含旅游攻略包、杜蕾斯避孕套,以及被视为最大看点的未知物品消费者在购买前不会知道小黄盒里还隐藏着什么。小黄盒一经推出,迅速引爆了朋

  • 遭遇华米OV们集体围剿,iPhone的衰落或从中

    文/maomaobear 日前,苹果发布了最新的财报。总体上看,苹果的财报还不错。总营收为 529亿美元,净利润为110亿美元,净利润增长4.9%。其中服务收入达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成为仅次于iPhone销售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但是,在还算光鲜的财报下,大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