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嘉兴不明物体掉落后,鱼塘老板:有访客拿石头夜里拍门

文章来源:浙江日报编辑:浙江日报2021-05-31 08:32

导读:

[呼噜呼噜 咻 砰! 比大炮的声音还响! 这是村民们回忆里听到的不明物体掉落的声音。 啪! 这是5月29日的采访过程中,嘉兴市嘉善县姚庄镇俞汇村叶荡,邻近人家的木板突然掉落的声音。 共同之处在于:都把陈春英吓了一跳。 5月24日上午,不明物体掉落在了王根

“呼噜呼噜……”

“咻——”

“砰!”

“比大炮的声音还响!”

这是村民们回忆里听到的不明物体掉落的声音。

“啪!”

这是5月29日的采访过程中,嘉兴市嘉善县姚庄镇俞汇村叶荡,邻近人家的木板突然掉落的声音。

共同之处在于:都把陈春英吓了一跳。

5月24日上午,不明物体掉落在了王根弟和陈春英夫妇俩的鱼塘里,当时正在村子里干活的人们都听到了这声巨响。

事情过去了五六天,突然出现的响动仍然会让陈春英害怕。

民警来了,消防员来了,专家也来了,鱼塘边一次次挤着人,坑里的神秘物体就是不见踪影。

涟漪仍在,以夫妇俩人为核心,余波越过俞汇村向外扩散着。

不明物体坠落处已暂停挖掘。

访客拿着石头深夜拍门,

一对母子买走事发地小龙虾

叶荡并不算大。从事发的鱼塘顺着田埂往东走,晃着几艘小船的大片池塘偶尔有人洗衣洗菜。越过池塘,路面换成了水泥地,不用十分钟就能走遍这儿的屋子,遇上七八条威风凛凛的狗,朝生人发出低低的威胁。

一只狗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叫个没完,被村民一顿批评。它们不算看家狗,至少现在不是,村民们总是好心为陌生的来客带路,靠一声“去去去”让狗夹着尾巴一脸委屈地让路。

叶荡大约有100来人居住,大多是老人。年轻人更多住在距离叶荡20分钟步行路程的俞汇村“街上”。需要穿过一大片工业园区,看到店铺才算到了。

俞汇村“街上”。

“来买东西的人不多,但问路的很多。”去往“街上”方向的第一家小店店员回忆。她也不太记得究竟是哪天开始,隔几个小时就有人把车停在店门口问路。他们的开场白千篇一律:“听说有个东西掉鱼塘了,那个鱼塘在哪儿啊?”

店员模糊地给出一个方向,因为她也没有去看过。事发时,这里也听不到声音。

消息也传到了自驾的游人耳里。有的是南边中联村的村民:“这个鱼塘还是我远房亲戚的,趁着休息赶紧来看看。”有的是嘉善县的居民,一家三口,小朋友下了车先被花花草草吸引。

来遛娃的不止一例。一个女人带着六岁的儿子从苏州赶来,从陈春英那儿得知如今坑已被看守,不许靠近后,又不甘心地带走了两斤纪念品:“你们这盆里的小龙虾是那片鱼塘养出来的吗?全卖给我吧。”那原本是夫妇俩打算自己吃的,刚挑出一些死去的。

装着两斤小龙虾的盆和被挑出的死虾。

更奇怪的人也有。一天晚上9点,有人敲门,是个男人拿着块石头。他自称是块陨石,问夫妇俩:“掉在你家鱼塘里的,是不是这种东西?”王根弟答不上来,只得目送那人失望而去:他只记得,那人开的车牌照是“沪”字开头的。

有人猜是流星雨、爆炸物,

还有人猜是保险柜

买了两斤小龙虾的女人,也留给夫妇俩一个疑问:什么是直播?

女人说:你们不该报警,应该直接找人直播挖坠落物,就算分成,也能赚不少。

夫妻俩心里泛起了涟漪。直播要怎么做?真的能赚钱吗?要找也应该找家里的年轻人做,但他们都要上班,哪里有空?

至于到底该不该报警,现在考虑当然没有意义了。从不明物体坠落的那天起,不断地有人和他们说“不该报警”。有的是亲戚,有的是擦肩而过的村民。几乎每个说法都对应着一段想象。

十一岁的孩子想着星辰大海:也许是流星雨降在了鱼塘上。

更通俗的外星想象也更为流传:是UFO的碎片,是陨石……

但谁说从天而降就来自太空?就有人认为是附近的工厂爆炸了,某些部件砸了下来。连带着出现了一些工厂事故的传言。

实在不行,也可以忽略它来自天空:万一是保险柜呢?至于怎么出现的,里面装了什么,那就有更多说法了。

王根弟回到叶荡。

叶荡的村民们大多当天就赶到了现场。此后,有人每天都去。

5月29日开始,鱼塘不许王根弟以外的人靠近。有人便站在路边上,远远地看着,反复回味每个细节。在他们的一次次交谈里,猜测不断被推翻,又翻新。

现在是再也想不出别的了。

这些猜想却把夫妇两人练成了侦探。听说陨石有热量,那掉下来应该会冒白烟吧,可是并没有。虽然附近有工业园,但也没有离工厂那么近。好几天了还没有结果,会不会是竖着插进泥地里的,那样就能砸很深了……

倒是儿媳妇的反应很让陈春英宽慰:“人没事吧?”这也让她想起报警的初衷:如果那东西有毒,或者是爆炸物,该怎么办?

接受各路采访后,

夫妻俩手机里都是自家鱼塘的消息

回到那个上午。

“那就是一个声音,很响,形容不出来。没有看到飞机,没有亮光,没有白烟,就是声音。然后水花溅起来,冒泡泡。”

陈春英回忆,这至少是她第五次复述了。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她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那时她还很激动,不像现在能一口气抛出所有细节。

一旁的王根弟枕着手肘休息。不久前,他和妻子感叹:再这么问下去,过几天他就要把这件事“忘记”了——越说,记忆里的细节越模糊。

作为距离现场只有十来米的直接目击者,王根弟接触媒体的次数更多,电视栏目、报纸,能报出来的名字有七个。他还是会接待,但也承认有点累了。

夫妻俩总被反复提醒:自己成了新闻主角。

附近村民前往事发鱼塘。

两天前,陈春英打开电视,本省的电视新闻节目正赫然播放着自家的鱼塘。

“手机上也全都是。”王根弟打开了某资讯平台,搜索栏上自动填充上了“嘉善县不明飞行物”的新闻关键词。

他今年59岁,过去怀疑手机上的消息假的居多,可是这次看看写自家鱼塘的文章,自己以目击者、鱼塘主人、王师傅等等名字出现在屏幕上,又觉得“好像基本都是真的”。

夫妇俩都不知道还要等多久。究竟还会不会抽水?会不会继续挖掘?是什么东西?他们没有答案。每天上午八九点和下午的三点左右,王根弟照常去鱼塘里投放蟹食,包括被封锁的那块区域。

晚饭时间,叶荡里的人们也照常捧着碗,在门口边吃边聊着天。

一户人家的孩子站在二楼廊边,扔下一只塑料飞机。飞机往前冲了一阵,悠悠地朝下栽倒在水泥地上。

突然,一辆车停下,几个陌生的男女下车往田埂走去。村民们猜测着来人的身份,也有人被激发,跟着急匆匆地走,但更多的村民,依然没有停止干饭。

挖掘工作暂时停止,

鱼塘栅栏锁不知被谁给弄坏了

夫妇俩的孙子在这件事中还有意外收获:他亲眼见到了自己的梦想职业,消防员。

第一个下水的消防员,陈春英猜测是领队一类的人物:“那时候大家都怕怕的,但他就敢下去,很勇敢。”

陈春英和家里其他亲戚在一旁的屋子里等待,不能靠近坠落坑。孙子还困惑了:“这是我爷爷的鱼塘!”

那之后,抽水、挖掘,却只看到了一个洞,始终没有看到相关的物体。工作停了下来。

28日,专家来到了现场。真正可以确定的消息是:这东西没有测出放射性,是陨石的可能性也不大。这是夫妻俩第一次放心。

紧接着,挖掘暂时停止了。有关部门说,是否还要继续挖掘,还得看情况。

抽水工作自然也停止了,其实鱼塘的水一直没有被彻底抽干过,但王根弟心里还是有点惴惴,毕竟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全鱼塘的蟹和小龙虾就都要死光了。这是夫妇俩第二次放心。

29日,民警把车停在了鱼塘边,闲杂人等不能再靠近了。只有王根弟可以照常打开栅栏锁,进入鱼塘撒食。

王根弟朝曾经封锁的区域撒蟹食。

30日,民警又离开了,栅栏门不知被谁给弄坏了。王根弟好脾气,还是笑笑,动手扭着铁丝,但嘟囔着:“看热闹的人太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夫妇俩很清楚自己何时才能第三次放心:挖出那东西,或者,人们慢慢忘掉此事了。

(原标题《嘉善掉落的不明物体究竟是啥?鱼塘老板:我们成了新闻主角,还有人劝我们搞直播》。编辑陆文琳)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xwzx/2021/0531/87558.html

声明:
1、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2、搜讯网所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您不希望被转载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
3、搜讯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搜讯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搜讯网或将追究责任。
4、本站提供的图文仅供参考,不能作为任何咨询依据,专业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谨防受骗。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
  • 巴基斯坦火车相撞已致51死 涉事司机称曾急

    现场图 海外网6月8日电 当地时间7日,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科德吉地区两列火车相撞,目前导致至少51名乘客丧生,近100人受伤。 现场图 综合巴基斯坦《黎明报》等媒体7日报道,科德吉地区官员证实,遇难者人数已经上升至51人,且可能还会继续上升。目前已有34名

  • 接下来的一年,雷军要带着小米怎么打?

    雷军曾说,创业要顺势而为;成功秘诀只有拼命工作。

  • 蚂蜂窝、杜蕾斯和ofo搞小黄盒,超性感的未

    文案界大佬果然很牛,名副其实的黄污,勾搭杜蕾斯去了。蚂蜂窝旅行网与杜蕾斯共同发布了联名套装未知的小黄盒, 其中包含旅游攻略包、杜蕾斯避孕套,以及被视为最大看点的未知物品消费者在购买前不会知道小黄盒里还隐藏着什么。小黄盒一经推出,迅速引爆了朋

  • 遭遇华米OV们集体围剿,iPhone的衰落或从中

    文/maomaobear 日前,苹果发布了最新的财报。总体上看,苹果的财报还不错。总营收为 529亿美元,净利润为110亿美元,净利润增长4.9%。其中服务收入达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成为仅次于iPhone销售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但是,在还算光鲜的财报下,大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