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上林淘金梦醒:父辈远赴非洲成回忆 年轻人宁愿留守当地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编辑:时代周报2020-10-13 15:23

导读:

[上林人比中国大妈更关心金价。 淘金客零长源在上林过着非洲时间:加纳时间下午6时,金矿淘金量数据出炉,在加纳帮零长源管理金矿的人,就会将这一周的出金量汇报给他,这关乎真金白银的收益。金价高的时候,出金量高,收益也就高了。等他把账算完,已是北京

上林人比中国大妈更关心金价。

淘金客零长源在上林过着非洲时间:加纳时间下午6时,金矿淘金量数据出炉,在加纳帮零长源管理金矿的人,就会将这一周的出金量汇报给他,这关乎真金白银的收益。金价高的时候,出金量高,收益也就高了。等他把账算完,已是北京时间凌晨2时。

淘金,是每个上林人都耳熟能详、随时能侃上半小时的谈资。这个深藏广西腹中的小县城,在最疯狂的时期,至少输送了1.3万人到非洲加纳淘金。

淘金客冒着随时被抢劫、得疟疾的生命危险,在荒无人烟、杂草丛生的原始森林,直面黄金、财富。“金价上涨,去非洲淘金的上林人就多。”一个月前,刚把弟弟送去加纳的上林人黄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今年以来,黄金价格多次突破历史高位。截至10月9日17时,现货黄金价格年内涨幅已超25%。“他这次去,除了是看中底薪高,还想多拿点提成。”黄强记得,弟弟的梦想是早日攒够钱,自己当老板。

淘金是上林人的祖传技能,多年来他们都靠此追随金矿求生存。然而,黄金带来的改变,只发生在淘金客身上。

生存

在上林,淘金和种地无异,只不过是谋生的方式之一。

“25岁之前,我没想过做淘金之外的事。”张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父亲以前就在黑龙江淘过金,自己对淘金可谓耳濡目染。

张华是明亮镇人,那是上林去非洲淘金人数最多的地方,就在富含脉金、砂金的大明山脚下。普通人要想到非洲淘金,都会先来这里找熟人领路。

明亮镇乃至整个上林淘金由来已久。唐代起,他们就在自家门口淘金。

1958―1980年,上林全县农民依靠传统采金方式,交售给国家11024两黄金,产量最高出现在1959年,达1840两。

1990年,为保护环境,上林县禁止挖采。1992年起,一拨拨上林人转而上东北谋求发展,在黑龙江继续淘金生涯,自此有了上林万名金农闯东北的故事。

2004年,黑龙江禁采砂金,涌向东北的上林人唯有“退潮”。直到2006年,上林人发现并开拓了加纳淘金市场,那里开采黄金已有百年历史,是仅次于南非的非洲第二大产金国。

上一代淘金求生,这一代继承得顺理成章。张华从小就会淘金,“淘到金就有钱,有钱就有肉吃,不用守着一亩三分地,还得看天吃饭。”

甚至没有丝毫犹豫。长大后的张华在25岁那一年,和4个朋友东拼西凑、借钱贷款,凑够300万元,想在加纳大干一场。出土的金子并没让他失望,眼看着再过几天就能回本。

但这一天没有如愿到来。

2017年1月,加纳颁布对所有非法小规模采矿的全国性禁令。接着,加纳政府成立专门打击非法采矿的先锋队,由警察、军队、移民、矿务、环保等部门联合执法。

政策变化是悬在每个淘金客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抢劫、疟疾更是家常便饭。一夜暴富抑或是一夜暴毙,仅在翻覆手之间。

一夜之间,300万元化为乌有。“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命大。”张华不想过多提及过去。

如今,张华还背着40多万元债务。本计划今年入住的两层小楼房,至今依然毛坯。“有机会还是想去淘。”张华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个年轻人现在南宁做小生意卖小饰品,但他始终认为淘金才是自己擅长的,干别的工作没有任何优势。

“去淘金的多是农民。”9月25日,常年关注淘金群体的范任(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曾在加纳首都机场,看到一位衣着褴褛、背着绿色麻袋、约60岁的上林人,因语言不通滞留机场。而这,不过是缺乏专业技术、又渴望改变生活的上林人的一个缩影。

改变

上林帮叱咤非洲。

巅峰时期,上林帮采金生产线超过1000条,以每条300万元成本计算,投资多达30亿元。这些淘金工地都会配两台挖掘机,日产量200―300克黄金,有运气奇佳者一天能采1公斤。

按当前国际金价280元/克算,一天产量300克,那么日收入有近10万元。

“即使不当老板,普通淘金工人收入也不低。”黄强从弟弟那听说,除了每月1万―1.5万元底薪,还会按出金量的2%提成。

一夜暴富的故事,在上林人身上真实地发生了。

“钱都是用麻袋装,用卡车拉过去,就在路上直接交易。”2016年,范任在加纳亲眼所见,淘出来的金子转手变成了票子。

金钵满盆之后,有淘金客回到上林。

9月23日的下午,柳工国际上林服务中心里,零长源正在与客户签订合同,他数不太清这是当天第几波客户。服务中心里有一棵比人高、满是黄色叶子的装饰树,微风吹过,叶子就会微微作响。“这叶子像不像黄金?”零长源非常喜欢这棵树。

上林淘金客几乎没有不认识零长源的。他是2011年到加纳淘金的,而后与柳工合作售卖淘金设备,几乎承包了外出淘金所必需的机械设备。仅2011年6月到2013年5月,其所创办的公司综合销售额就达到13亿元人民币。

“截至8月,今年已卖出200多台挖掘机。”零长源估摸着,到年底,上林淘金客的需求量可能会达到600台机器,这些机器都通过海关运往非洲用于淘金。

10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零长源的控股公司就有4家,涵盖贸易、旅游、农业、金融咨询行业。

多领域发展后,是否就能脱离非洲淘金的腥风血雨?零长源笑着摇摇头:“淘过金的人,永远都会在这个行业里。”在淘金客眼里,几乎没有比淘金来钱更快更多的行业。即使投资其他产业,但淘金的饭碗不会丢。正如他本人,如今在非洲一些国家依然有淘金线。

从淘金工人到管理人员,再到参股老板、独资老板……上林人通过传帮带方式,呈圈层扩散状,将自己的亲朋好友带到非洲。最初是2个人控制一台机器,当2个人能独立淘金当老板时,就会裂变成4个、6个、8个,背后牵涉不同的资金来源,有的是集资,有的是借贷。“每个淘金客背后,至少涉及20个家庭。”零长源讲道。

走出去的上林农民改变了自己生活,消费是最直观的体现。

上林县城给人一种“小南宁”的错觉。南宁入住率较高的中档酒店开进了上林,南宁人熟悉的牛肉粉连锁店就在这酒店旁边。南宁商业街出现过的、认知度较高的奶茶店、甜品店,在上林街头也随处可见。

南宁市统计年鉴数据显示,2018年上林县乡村零售额12.87亿元,而城镇销售总额仅为9.89亿元。

乡村零售总额超过城镇零售总额接近3亿元,这在县城中并不常见。如在南宁县域GDP排名中位列第一的宾阳县,乡村零售额仅20亿元,城镇零售额则达95.79亿元,与上林完全相反。

回归

淘金富了一些人,也只是一些人。

上林距离南宁119公里以外。要去一趟上林,得从南宁琅东汽车站上车,45元车费,伴随老旧大巴特有的轰鸣声与汽油味,在路上颠簸近三个小时。

这里是滇桂黔石漠化片区县,交通闭塞、区位劣势明显。反映在数据上,则是上林县GDP在南宁市各区县排名中几乎稳居后三位,是新一轮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到今年5月份才正式脱离贫困县行列。

在政府路与林康路交叉路口,布满青苔的墙上还留着几个残破的大字“上林县黄金管理局”。那是1990年成立,依法对全县黄金生产进行开发治理、安全生产、经营管理的机构。“90年代末,当地的采砂金公司关闭,县管理局也跟着关了。”广西黄金管理局局长、中国黄金集团广西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怀礼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30年过去,黄金管理局成了荒废的建筑物,它的对面,高端别墅区悄然成形。

“淘金主要是个人生活得到改善,并没有对上林的发展有直接推动作用。”范任认为,淘金客只是在开放的社会环境中抓住了走出去赚钱的机会,改变和提升了自身的生活质量。

“我弟弟两年前过去,一个月最少都有15000元底薪。”黄强在上林跑出租,一个月封顶也就6000元,去除租金、维修等费用,拿到手不过3000多元。

在上林,对于学历低、没有专业技能的人而言,跑出租已经是很赚钱的工作了。黄强说,要是去工厂做普工,工资也就2000元。但上林的物价不低,在普通路边摊吃个饭也得20元了,跟南宁市物价相差无几。

让黄强直叹气的还有上林的房价。

10月10日,时代周报记者查询住朋网发现,上林2017―2019年房价始终保持在5000元/平方米以上,2019年10月甚至达到6500元/平方米。当时南宁市区房价就在11002元/平方米。据中国房价行情平台数据显示,今年7、8月,上林县二手房价格涨幅分别为13.4%、7.8%,均为南宁12个区域(市区/市县)中最高涨幅。

5000元/平方米的房子是有,但位置不太好。黄强曾打听过两个中意楼盘,130平方米的房子怎么也得70万元。

但房子还是越建越多。

2017年7月,某世界500强房地产品牌公司签约上林中心地块。紧跟着,2018年10月,又一房地产公司在土拍中一举拿下上林4宗地块共323.88亩,正式挺进上林。品牌带来集聚效应,越来越多房地产公司到上林圈地卖房。

“从八九年前开始,上林县就大变样。”黄强看着马路两旁首尾相接,从街头停至街尾的私家车,缓缓讲道。

据南宁市统计局8月10日发布信息显示,2020年上半年,上林县建筑业增加值增长高达76.9%,排在全市12县区首位,大幅高于一季度38.7个百分点,拉动全县GDP增长6.7个百分点。

到底谁在上林买房?黄强只是偶尔听说哪位淘金回来的老板又买了栋楼,给自己的员工每人买了套房。“有钱老板买房的确豪气一些,但大多数还是普通购房者买来自住。”10月10日,上林某楼盘销售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留下

不同于上林的阴冷,9月末的南宁艳阳高照。“喜欢可以再便宜一点。”张华对着短暂停留在摊位前的路人吆喝着,笑容满面,但偶有顾客为了一两元讨价还价,他就变得极度不耐烦。价格拉锯战最多持续两个回合,他就不想再多说什么,“爱买不买”。

3年里,一波又一波的上林人四散淘金,赚得盆满钵满。购置洋房、跑车,风光返乡。风风雨雨不绝于耳,嫉妒被张华藏在心底。

上林淘金客在非洲经历的腥风血雨演变成不同的版本,流传网络、民间,但还有年轻人愿意追随这些故事、欲望再度奔赴森林深处。

不是每个上林人都想淘金。

黄强的弟弟曾多次劝他去加纳淘金,不出意外,两三年买套房不是梦。但他始终认为那种日子不是长久之计,“想留在上林,普通、安稳。”他身边的朋友们,尤其是读过大学、出过上林县的,更是没有淘金梦。

上林人的淘金梦正在苏醒,而上林也有意实现淘金产业转型。

曾经的淘金圣地,现在成了淘金乐园,就在明亮镇路口。乐园面积320亩,有四大核心区域,包括非洲美食长廊、淘金文化主题广场、上林淘金文化博物馆等,展示上林人非洲淘金史、开采工艺技术、黄金选炼技术,将淘金体验变为旅游体验。

将淘金文化融入旅游产业,是上林努力的方向。

2016年2月,上林县被列入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上林旅游业开始由景区旅游向全域旅游模式转变。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国庆假期,上林共接待游客17.78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消费1.51亿元。

同时,去年1月,新柳南高速上林段征地签约。据悉,新柳南高速公路将于2021年年底建成通车。公路建成后,上林至南宁行车时间缩短至1小时,改变上林县没有高速路直通南宁的尴尬现状。

势头向好,但上林要走的路似乎漫长。

上林县2020年上半年GDP39.6亿元,在南宁各区县排名倒数第三位。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截至10月10日,上林企业22197家,从事批发业和零售业的企业最多,占52.98%,其次是从事农、林、牧、渔业,未有高附加值产业、本土知名企业。

留在上林并不容易。黄强不知道靠自己什么时候能在上林有个小房子,娶个老婆,过上美满的生活。但至少现在,他还是满怀期待,“上林挺好的,再等等吧”。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xwzx/2020/1013/77446.html

声明:
1、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供读者参考。
2、搜讯网所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如您不希望被转载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删除。
3、搜讯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搜讯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搜讯网或将追究责任。
4、本站提供的图文仅供参考,不能作为任何咨询依据,专业问题请咨询专业人士,谨防受骗。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
  • 接下来的一年,雷军要带着小米怎么打?

    雷军曾说,创业要顺势而为;成功秘诀只有拼命工作。

  • 蚂蜂窝、杜蕾斯和ofo搞小黄盒,超性感的未

    文案界大佬果然很牛,名副其实的黄污,勾搭杜蕾斯去了。蚂蜂窝旅行网与杜蕾斯共同发布了联名套装未知的小黄盒, 其中包含旅游攻略包、杜蕾斯避孕套,以及被视为最大看点的未知物品消费者在购买前不会知道小黄盒里还隐藏着什么。小黄盒一经推出,迅速引爆了朋

  • 遭遇华米OV们集体围剿,iPhone的衰落或从中

    文/maomaobear 日前,苹果发布了最新的财报。总体上看,苹果的财报还不错。总营收为 529亿美元,净利润为110亿美元,净利润增长4.9%。其中服务收入达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成为仅次于iPhone销售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但是,在还算光鲜的财报下,大中华

  • OPPO R9s清新绿3月27日开启预约 打造时尚爆

    凭借对时尚潮流的敏锐洞察,OPPO在中旬就发布了即将要推出R9s清新绿手机的消息。日前,官方还放出了一大拨R9s清新绿美图,公布了3月27日官网正式开启预约的消息。 OPPO R9s高颜值获好评 因为R9s清新绿限量版,OPPO特地邀请到金马奖最佳新导演黄进联合香港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