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政客逃离Twitter,拥抱方言社交平台

文章来源:Avanish,杜展羽作者:Avanish,杜展羽2019-01-08 14:01

导读:

[各大政党正在试图通过这些新型的社交媒体,锁定那些“投票经验为零”的年轻人。

方言短视频APP正在印度取代Twitter。

ShareChat、Tik Tok(抖音海外版)、Helo牢牢地俘获了“千禧一代”印度人的芳心,商业公司自不必多说,就连各大政党也试图通过这些新型的社交媒体,锁定那些“投票经验为零”的年轻人。

这些比Twitter 和 Facebook更年轻和接地气的方言短视频app似乎一夜之间突然爆红,面对这些潜力巨大的媒介平台,各大政党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来自班加罗尔的短视频应用ShareChat就是最好的诠释。

这是一款以方言为卖点的短视频APP,它允许用户分享30秒到90秒的视频内容,因为人气爆棚,立刻成为各大党派、地区党派乃至国家党派创建官方账号的第一选择。

到目前为止,ShareChat仍然是唯一一个拥有各大政党官方账号的短视频APP,但是关于竞选和本地领导人的讨论在其他类似的社交平台上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地方选举宣传利器

在已经结束竞选的的五个邦——拉贾斯坦邦、米佐拉姆邦、恰蒂斯加尔邦、中央邦和泰伦加纳邦,各大政党均采用短视频APP进行宣传,特别是ShareChat。在2019年初即将举办的全国大选之前,地方邦选举成了政治家们利用新型社交媒体展开竞选宣传的演练场。

“之前,我们党派只会使用比较大的平台像 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但后来我们发现很多年轻人都聚集在新的平台,比如ShareChat和其他一些短视频平台。我们从Instagram开始,然后顺理成章地来到ShareChat。” 泰伦加纳民族党(TRS)传播主管Dileep Kontham对志象网说。

TRS党在仅仅独立四年的泰伦加纳邦的竞选中胜出。除了TRS,其他党派比如印度国民大会党,印度人民党(BJP),印度平民党(AAP),青年、工人和农民大会党、人民军队党也都入驻了ShareChat,此外,这些政党的地方领导人和支持者也都以非官方的形式在TikTok 和其他APP上展开宣传。

印度政客逃离Twitter,拥抱方言社交平台

TRS党在ShareChat上的主页

总部位于海德拉巴的Samosa Labs是也是与ShareChat类似的平台,虽然在方言短视频领域是ShareChat的强力竞争对手,但它却错失了与各大政党在选举期间合作的机会。

创始人Abhilash Inumella 将此归咎于公司在接触政党领袖方面的行动迟缓:当他们接触到BJP和INC这两个印度最大的党派时,距离选举仅仅剩下半个月。

ShareChat创始人Farid Ahsan并未接受志象网的采访请求。据媒体报道,其日活跃用户数量从今年五月份的500万增加到九月份的800万;Samosa Labs 的日活也攀升至100万。在语言方面,前者目前支持14种方言,而后者只有6种。

“选择平台最重要的标准之一就是用户数量。其次,还必须确保平台上有真正对政治感兴趣的用户。正是这两点促使我们决定在哪个平台开设官方账号。” Dileep Kontham解释说。

Samosa Labs的创始人Abhilash Inumella也极度肯定了ShareChat在地方选举方面的影响力。

“ShareChat在占优势的几个区域,它拥有大量的受众,如果平台能够创建地区独有的内容,并为当地议员他们所需要的曝光度,那么这个平台一定就会有需求。”他对志象网说。

根据Abhilash Inumella的说法,虽然Samosa Labs在地方邦选举中错失了笼络政治家的机会,但公司仍然会在明年的普选中积极为他们创造有利条件,提供有利位置。

印度政客逃离Twitter,拥抱方言社交平台

印度人民党在ShareChat上的主页

TRS的Dileep Kontham说,在所有这些新社交平台上,ShareChat上的粉丝数量最多。“但还是无法跟 Facebook 和Twitter相提并论,我们在Facebook拥有超过一百万的粉丝,Instagram上也差不多。虽然在ShareChat上只有4000个粉丝,但我们仍然能在这里讲好故事。”

渠道亲民

方言短视频之所以成为政治竞选下一个重要的战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囊括了其他平台并未覆盖的用户,他们让那些更习惯使用方言的用户来到了平台上。

“尽管Twitter等平台上的讨论质量非常高,但它在地方选举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政党钟情Twitter和Facebook的原因就是因为其双向沟通功能,然而这种功能方言短视频APP也同样具备,何况这些平台还具有额外的优势:通过这些方言短视频APP,当地领导人能够直接向地区选举的选民发送宣传信息。”India Quotient创始人兼合伙人Anand Lunia在接受志象网采访时说。

印度政客逃离Twitter,拥抱方言社交平台

ShareChat上的用户互动

以早期投资闻名的孟买的风投公司India Quotient是ShareChat的投资人之一,早在今年9月公司就退出了投资,并获得了25-30倍的丰厚回报。另外,India Quotient同样也是短视频应用Clip的投资者。

ShareChat在9月筹集了1亿美元,由中国的顺为资本、晨兴创投以及DST Global旗下的风险投资基金Jesmond Holdings领投。其现有投资者如小米,SAIF Partners和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也进行了跟投。

Dileep Kontham表示,虽然TRS党在Twitter上跟粉丝建立了坚实的互动关系,但这无法改变Twitter精英平台的属性。

“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USP(独特卖点),也就是工作方式和人口统计学因素,就是指这些平台上用户的年龄组构成和社会经济背景等要素。比如Twitter就是一个精英平台,能够聚集精英用户。那么定位相似的Facebook和WhatsApp也会吸引相同的人群。” Dileep Kontham说。

专注社区

总部位于古尔冈的Bobble AI Technologies是一家成立仅仅三年的创业公司,他们致力于印度方言输入法的开发,也将在接下来的全国选举中与多家政党达成合作。

在智能手机中,输入法是必备应用。安装完毕后Bobble 键盘将会替换安卓系统的原生键盘,成为一部分应用程序比如信息、WhatsApp、Facebook等的默认输入法。除了提供方言输入法,键盘还会根据场景提供GIF动图,表情包,图片和贴纸。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kjrd/2019/0108/49596.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