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戴威、papi酱的电影:还未上映,C位“已死”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每日经济新闻2019-01-07 13:33

导读:

[本月11号有一部非常特殊的电影要上映,名字叫做《燃点》。把它叫做“电影”不太准确,应该称之为一部纪录片,记录了14位创业者、投资人的创业故事,以及他们眼里

本月11号有一部非常特殊的电影要上映,名字叫做《燃点》。把它叫做“电影”不太准确,应该称之为一部纪录片,记录了14位创业者、投资人的创业故事,以及他们眼里的创投江湖。

14位主角来自各个行业,随便说出一个名字来各位应该都知道,例如在2018年频繁见诸报端的罗永浩和戴威、活跃在大屏幕和小视频上的马薇薇和Papi酱、创业者背后的“守护天使”徐小平和张颖等等,阵容瞩目。当然了,这份名单里有几个争议巨大的人物,电影还没上映就已经濒临倒闭或陷入窘境,甚至电影本身都是一波三折——一开始说拍摄周期为120天,后来预计2018年10月上映,最终定档在今年1月,记录的期限也变为了14个月。

要知道,这差不多就是一家中国创业公司的平均寿命。14个月弹指一挥间,所谓“沧海桑田”,不过如此。

这部纪录片的Slogan是“生活很难,但坚持很燃”,和片名一样,侧面反映了导演关琇和制作团队对创业的态度。据说他们做这部影片的初衷是“想知道何为创业,何为真正的创业成功”,但最后逐渐得出的结论却是“不以成败论英雄”,似乎也没能跳出窠臼。情怀是真切的,但残酷同样真实,外光锥(微信号waiguangzhui)今天要为大家讲述的,就是影片可能没有告诉你的故事。

“想过自杀”的罗永浩

时光回到2012年,那时人们对老罗的印象还是个教英语、爱在网上跟人打嘴仗、风趣幽默的胖子。4月的某一天,他突然在微博上宣布要做智能手机。彼时,大多数人对老罗的决定都是一笑了之,想着这个爱出风头的胖子又出来满嘴跑火车了。

直到2014年5月,第一代锤子手机Smartisan T1下线。2015年,Smartisan T1 和 Apple Watch 并列获得 iF 国际设计奖金奖,也是中国大陆手机首次获得iF国际设计奖金奖。这会儿,人们才回过神来,诧异这个满嘴情怀、理想的科技门外汉或许真能成事儿。老罗也顺水推舟给自己贴上了工匠、完美主义的标签。

可惜,属于锤子的高光时刻似乎注定是短暂的。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锤子科技都深陷销量低迷、研发效率低、持续亏损、资金链紧张、高管出走、公司被卖的负面与危机之中。期间,也总有用户诟病其手机质量问题。一位资深锤粉曾向媒体吐槽,M1手机摄像头花拍照“朦胧美”、骑共享单车扫不出二维码、维修找不到客服等问题。

事实上,成立以来锤子虽总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真正能给公司带来致命性打击的还是资金链的断裂。幸运的是,危机的边缘老罗总能拉到投资、逢凶化吉。

就这样老罗带着锤子跌跌撞撞走到了2018。

这一年对老罗似乎格外的不友好,除了子弹短信和新品发布的短暂喜悦外,其余时间的罗永浩都是难过的。

8月10日,锤子投资的子弹短信上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当月最火的社交App,占据各大下载榜单第一。甚至有言论称,“子弹要颠覆微信”。可惜好景不长,9月开始子弹下载量出现断崖式下跌。10月9日被移出苹果商城,从巅峰到下架仅用了51天,成为2018又一款月抛型App。11月6日,锤子发布了一款手机和三款智能家居产品,试图扩宽其手机的生态链。却被部分业内人士看作是分散研发精力、增加产业负担得不偿失的策略。而现实似乎也不青睐老罗,不久锤子科技官网即显示,新发布的加湿器、多款手机、配件等产品处于缺货状态,无法下单。

临近年末,锤子科技又相继被曝出大规模裁员、发不出工资、拖欠供应商资金等消息,显然锤子的资金链再次出现危机。虽然罗永浩随后在微博上对裁员、发不出工资的问题进行了辟谣。但不可否认的是,此刻的锤子科技已是风雨飘摇。

电影的预告片里,罗永浩说自己因为“随时发不出工资、随时倒闭、随时被债主围楼,那个时候是想过自杀的”。创业艰难,对于英语教师老罗而言,2012年选择做手机可能就是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

在“上坡”与“下坡”中往复的戴威

《燃点》这部影片开机宣传时,正是戴威和ofo小黄车如日中天的时候。2017年7月,ofo拿到了阿里巴巴、弘毅投资、中信产业基金领投的E轮7亿美元,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一时风头无两。

90后北大毕业生戴威,从白手起家到拥有一家估值过百亿人民币的公司,只花了3年时间,这个速度超过了他的绝大多数前辈。共享单车在硅谷被反复提及和研究,风投机构认为这是真正源自中国的新模式,是硅谷公司应该学习的中国创新,这里面有戴威和ofo的一份功劳。

但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来看,彼时的ofo已经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上坡”还是“下坡”、是生是死或许就在一念之间。一年多以后,结果已经昭然若揭。市场一窝蜂冲上来准备盘点ofo大败局,找寻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是ofo错失太多良机吗?近期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离场”的故事让很多人又想起了戴威和ofo。事实上,在ofo的发展历程中,创始团队有很多机会可以将公司以很好的估值卖出去,但这显然并不符合戴威的预期,他希望把这项事业做大做强。直到去年下半年ofo陷入水深火热之时,仍有知情人士告诉光妹,戴威觉得投资方给出的价格太低,不愿意出售ofo,而此后该公司的身价也从45亿美元滑铁卢般调整至10亿美元。怎么说呢,大势已去。

是ofo到后期“四面楚歌”吗?众所周知,2016年当滴滴通过C轮融资首次进入ofo后,双方围绕控制权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夺,最终以滴滴入股摩拜告终。相似的情况此前就已经上演过,只是主角换成了腾讯。据称,当年腾讯有意参与ofo的B轮投资,但戴威过于自信地认为ofo的校园模式基本跑通,希望腾讯等到C轮再进入。结果在ofo拿到经纬领投的B轮融资一个月后,腾讯转而参投了摩拜。还有一位参与了ofo早期投资的资深投资人,如今谈起该公司也是叹气摇头、讳莫如深。这个时候的戴威和ofo,算不算“孤家寡人”呢。

说到底,戴威本人的执念,以及他所坚持的情怀,带领ofo“上坡”到了一个蔚为可观的高度,又“下坡”回到了原点。他有自己面对乃至对抗这个世界的一套逻辑,以不向资本屈服的独立姿态,收割了很多人的同情,但商业世界并不会因此改变运行准则。九死一生是创业的常态,只把浓郁的悲情和愧疚掏出来,缺少有价值的担当。

光妹也很好奇,《燃点》里的戴威会怎么看待这段过往?

伤感的Papi酱,焦虑的马薇薇

Papi酱最近有些伤感。

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年轻了,后悔没早点买份保险, 更不能接受2018年就这么结束了,总觉得自己生活的时代是2015。

是的2015年,她刚开始做变音视频。自诩美貌与智慧并存的Papi通过发布自嘲和吐槽的搞笑视频赢得了大批粉丝,迅速蹿红网络。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kjrd/2019/0107/49515.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