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上座率还是“2元看台票”,鹿晗演唱会争议背后的真相

文章来源:Mia作者:Mia2018-10-10 09:06

导读:

[现场演出市场的不景气由来已久,此次鹿晗演唱会票价骨折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同时也展现出爱豆的生命周期有别于演员歌手。

1

去年十一长假的最后一天中午,鹿晗的一条微博让整个微博后台瘫痪。这条公布恋情的微博在粉丝评论数创吉尼斯世界纪录后,再一次证明了顶级流量的地位。虽然作为爱豆秀恩爱第一人,被一些人视为这位小鲜肉“真爷们”的证明,但这件事对他的事业影响不可谓不大。

此事一出,鹿晗内地明星势力榜一度跌至第7名,8月的艾漫商业价值指数榜跌到16名,核心粉丝量从7%下降到0.5%以下,4家合作品牌替换了代言人。

恋情公布一周年之际,鹿晗在北京工体举办了二巡演唱会首站,战况惨烈:577的票卖150,1990的内场票卖700,甚至惊现2元看台票,据说“鹿晗秀一次恩爱,黄牛票价降两百”。大V@押沙龙把票挂在闲鱼八折出售也没能卖出去,粉丝对此辩驳为黄牛票造假,鹿晗本人和鹿晗女孩抵制黄牛票。对外宣称95%的“鹿晗演唱会上座率”更是登上热搜。

然而谁都无法否认这一年间,他人气下滑、女友粉脱粉、商业价值大不如前的事实。

95%上座率还是“2元看台票”,鹿晗演唱会争议背后的真相

现场演出市场的不景气由来已久,此次鹿晗演唱会票价骨折只是揭开了冰山一角,同时也展现出爱豆的生命周期有别于演员歌手。

昔日顶级流量的窘境:音乐现场演出市场无力回天?

在“消费降级”的大环境下,娱乐行业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相对价格低廉的电影票价在票补消失后,让一部分普通观众停下了去影院的脚步,今年国庆档大盘同比下降22.85%。而动辄几百上千的演唱会作为日常娱乐中的奢侈品,更是频频遇冷。票价成为制约演出产业比电影产业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相比香港红磡最高480的票价而言,内地票价对比人均收入显得颇为高昂:业内人士坦言,这背后有一系列复杂的场馆和管理成本因素,在制定票价时也会考虑上座率达到几成。演出票房逐年递增,但并没有公开成本数据,其中不乏虚假繁荣的泡沫。一些重磅歌手如王力宏今年的世界巡演、GAI在台湾地区的演出均空座爆冷。

根据道略音乐产业的《2017演唱会年报》显示,去年全年演唱会收入同比增长超过一成,而位居首位的华东市场演出场次比上一年减少了106场,下降11.3%。小剧场成为演唱会场馆主力,体育场馆场次占比为25.9%。整个音乐现场演出市场呈现出越发细分化、小型化的趋势。

选择容纳4万多人的工体作为巡演首站,无疑是一次逆流而行的冒险。大型体育场馆的租金与票房之比,令收回成本的压力更大。音乐博主@新音乐产业观察称,按照演出规模,国外巡演一般分为三个等级:1000人以下的普通巡演、3000-10000人的场馆级巡演、30000人以上的大型户外运动场巡演,最后一种,一般只有超级巨星才敢办。“有演出商算过,三万人以上的巡演,主办方能赚钱的国内艺人不超过5个人。”即使是昔日的顶级流量,也无法拯救不景气的现场演出市场。

一位鹿晗粉丝称,此次鹿晗吧开团购票,至少包下了五分之一的票。团票成为这次演唱会上座率的保障。大型体育场馆的表面风光无法掩盖难回本的事实。不管怎么说,黄牛票价是歌手人气最灵敏的温度计,最终形成一次上座率颇高的滞销。

偶像歌手还面临着同一个问题:无法出圈,局限于粉圈内部的自娱自乐。受众的狭窄让路人粉几乎成为不可能,造成了黄牛们手中骨折票滞销的惨况。而老牌歌手通常受众广阔得多,即使事先没有购买计划的路人也有可能为其突发购票。

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还有“完全没听过”的路人,大概构成了大众对小鲜肉的主要观感。

偶像生命周期短暂:快产快销成主流

如果说演员的工作是“在荧幕和银幕上塑造角色”,歌手的工作是“进行音乐表演”,偶像的本质则是为粉丝造梦,甚至是为异性粉丝提供恋爱幻想。虽然也会涉及到演员偶像的一部分工作,但这一核心是不变的。从外型打造到言行管理上,偶像们都严格遵循投射恋爱幻想的人设。

韩流审美影响偶像外形,前几日爱豆们被嘲为“少年娘则国娘”,根本原因是中性美符合青春期女孩期望,所谓的“阳刚气质荷尔蒙”则会有危险侵略感。嘲笑杨超越的实力其实是个伪命题,盖因在投射“青少年的恋爱幻想”上,没有人比她怯生生的清纯美更符合少女偶像的定义。

偶像是一份看似无需实力但需要更多隐形付出的职业,也是一份生命周期极度短暂的职业。实力派演员歌手往往能够拥有长达几十年之久的生命周期,例如已经63岁的周润发凭借在《无双》中气场全开的表演再度登上热搜,张学友的巡演依然有着强大票房号召力。而偶像的生命周期通常只有颜值巅峰的那几年。在近期的微博明星势力榜上,顶级流量鹿晗已被朱一龙、蔡徐坤等后起之秀迅速取代。

粉丝经济在偶像产业中爆发力极强,但往往缺乏持久性。她们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睡只为了跟机、刷榜、冲销量、反黑,但这一切只需一个契机就能击垮,那就是偶像公布恋情之际。对于投射幻想的粉丝来说,不啻出轨背叛般的失恋。在鹿晗发布公开恋情微博之际,当即有大批女友粉宣布脱粉。在他最近秀恩爱的微博下,众多粉丝选择了装聋作哑。

正因如此,“AKB之父”秋元康才为少女偶像团体成员订下了禁止恋爱的规章。峯岸南因恋情曝光而剃光头谢罪,须藤凛凛花在总决选中宣布婚讯而成为众矢之的。在日本,“偶像禁止恋爱”被视为职业道德素养的一部分。

中国没有类似的明确规定,但“人气偶像不能恋爱”可谓是业内心照不宣的行规。而外形在“归国四子”里偏中性的鹿晗,实际性格却与外形相反,用行动对其作出了反抗。同时对粉丝而言,在恋爱幻想投射中人设一旦崩塌,作为偶像的价值便已岌岌可危。

“归国四子”中的另一位张艺兴则投入了“鹿晗离开的女人”的怀抱:擅长打造话题的杨思维和她的壹心娱乐。今年2月和壹心解约时,将前经纪公司视为吸血鬼的鹿晗粉丝欢欣鼓舞,然而此后只靠个人工作室的鹿晗并没走上康庄大道,反倒负面不断:《甜蜜暴击》口碑收视双暴击,《奔跑吧》存在感很弱,《热血街舞团》水花不大,《这就是对唱》中途退出被导演怒斥“没有艺德的艺人,到底能走多远,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http://www.soxunwang.com/kjrd/2018/1010/46686.html

声明:搜讯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搜讯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搜讯网福利发放

最新热点 更多
相关阅读 更多